• 设为首页
  • 点击收藏
  • 手机版
    手机扫一扫访问
    比特币之家手机版
  • 关注官方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比特币之家公众号
  • ad
  • ad

Bitmain:正在打造比特币挖矿AI芯片,未来计划挑战谷歌英伟达

来自: bitcoin86 收藏 分享 邀请

两年前,中国芯片设计专家詹克团,正在阅读由刘慈欣创作的经典科幻小说《三体》。如今,他为创立的公司Bitmain(比特大陆)设计了挖矿定制芯片,Bitmain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比特币芯片和矿机解决方案供应商。

重点面向世界的中小型企业及个人用户,目前销售服务网络覆盖了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现在,他需要一个可以将Bitmain推向新航道的芯片,这将有助于公司紧跟世界前沿技术的步伐—AI和深度学习技术。

詹克团回忆说,刘慈欣的小说启发了我,我也有夜间冥想的习惯。Sophon的命名来自“三体世界”的虚拟智子大型超级计算机,由外星人研发,以制止地球上的科学进步。

它能够引发奇怪的现象 - 比如在精英科学家的视网膜上刻上闪烁的字。当自己的星球被三个太阳的混沌引力摧毁时,外星人用它来接管地球。

Bitmain的最新产品,Sophon可能会、也可能不会统治AI芯片领域。但是,命名这样一个名字,詹克团和他的Bitmain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已经向世界展示了他们的企图。

Sophon unit 包括Bitmain的第一个定制芯片,使用了革命性的AI技术。如果事情进展顺利,成千上万的Bitmain Sophon unit 很快就可以在全球庞大的数据中心训练神经网络。

华盛顿大学教授 Michael Bedford Taylor 说,Bitmain有能力打造专注于比特币挖矿的芯片,在此之前他研究了用于比特币挖矿专用的芯片。

Taylor表示,这些被称为专用集成电路(ASIC)的芯片类型,非常有效地执行单个功能,有可能引领下一代分布式计算技术,这将激发硬件领域。

我们即将看到各种ASIC云的出现,而比特币硬件供应商们已经证明,在正确的条件下,不久这项技术就可以应用在业务前端。

▍中国的隐形巨人

要了解Bitmain,准备如何在深度学习军备竞赛中,挑战Google、Nvidia和AMD等巨头公司,必须了解Bitmain在700亿美元的比特币经济中发挥的关键作用。

Bitmain控股股东在香港成立了Bitmain Technologies Ltd,公司注册在开曼群岛。

Bitmain联合创始人詹克团解释“Sophon”的含义(Quartz / Zheping Huang)

Bitmain是垂直行业的奇迹。

Bitmain设计了比特币采矿机的芯片、组装机器,然后将其出售给世界各地的客户。它还操控机器管理自己的帐户,运行广泛的比特币售卖平台,最后统一管理。

世界上最大的几个“矿池”公司的处理能力巨大,他们大大提高了成功开采比特币的几率。

Bitmain通过其控制的庞大的处理能力,成为比特币经济中最有影响力的公司。另外的采矿池巨头,Antpool和BTC.com占全球比特币网络处理能力的28.9%。

哈希率(哈希率是衡量比特币网络处理能力的测量单位)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比特币正处于凌乱的“内战”之中。控制区块链中的哈希率成为众多比特币公司的必争之地。

这个技术的关键是:如何增加比特币网络,在任何给定时间内可以处理的交易数量。最近,称为 Bitcoin Cash 的新型货币,通过一种被称为“硬分叉”的技术操作从比特币中分裂出来,也验证了哈希率的重要性。

比特币挖掘是检测和添加新的比特币交易的,一成不变的区块链分类过程。矿工必须相互竞争才能成为第一个找到比特block的人。想要有所回报,必须有海量的处理能力,并有效利用大量的电力成本,矿工们才能为每个块添加一定数量的比特币。

目前,这是每个block估价12.5比特币,大概每10分钟发现一个新的block。目前的比特币价格约为4000美元,若每10分钟可获得5万美元的收益,即每天720万美元。

▍区块链的争议

Bitmain背后的商业大脑吴忌寒,是比特币世界中颇受争议的人物。他一直使用特别的技术方法,来提高比特币的交易能力。

Bitmain是所谓的“ 纽约协议 ” 的签署者之一,它要求根据Segwit2x提案将block大小翻倍。有些人认为这是技术上的风险,概念上满是集权主义,这将使得比特币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如Bitmain这样的公司手里。

“在法国,根本没人喜欢他,他甚至被人鄙视,“一位在北京比特币行业工作的法国人。

△Bitmain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在北京总部大厅。(Quartz / Zheping Huang)

Bitmain的批评者怀疑,吴忌寒参与了最近的比特币分裂事件。这次分裂得到深圳一家挖矿公司的支持,名叫ViaBTC。这恰好是Bitmain投资的一家公司。

“吴忌寒否认他参与了分裂,Bitmain已经公开表示对此事情是中立的”,他笑着说。

Bitmain发生冲突的深圳比特币挖矿公司的Jack Liao表示,吴忌寒正试图主宰比特币经济,企图达成自己的计划。“他想控制代码,他想控制环境”Liao说。

“之后他可以设计整个比特币生态系统。” Liao和吴忌寒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发生冲突,声称他准备对Bitmain采取法律行动,谴责他的行为。

吴忌寒,31岁,他的Twitter遍布了批评声。他在2016年发布了一条夸张的推特,回应他认为在关于比特币未来的一场辩论中批评他的用户。

吴忌寒说,他特别后悔发Twitter。“如果我有一台时间机器,我不会发贴,”他说。

吴忌寒很少接受采访,但为了公司形象,他邀请了QZ记者到内蒙古的公司做专访。

比特币的另一个分裂计划即将在今年11月份到来,当时业内人士必须再次决定是否会提高block大小限制。对新分裂有利的吴忌寒说,这种分裂是不可避免的。

他说:“核心开发人员并不拥有整个Bitcoin。” “也许他们拥有比特币核心软件技术,但是比特币不是软件,它是一种由软件实现的社会协议。如果人们不同意,分叉是不可避免的,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北京大街偶遇合伙人

如果没有在北京街上遇到,Bitmain和吴忌寒的公司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詹克团,Sophon芯片设计师和Bitmain背后的技术大脑,在2010年正在运营一个名为DivaIP的创业公司,公司经营机顶盒业务,允许用户将电视节目流式传输到电脑屏幕。

当吴忌寒漫步在北京的街道时,詹克团的一个业务员主动上前推销业务,就这样詹克团进入了吴忌寒的视野。

△Bitmain北京总部的员工。(Quartz / Zheping Huang)

吴忌寒,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经济学和心理学学士学位。詹克团毕业于清华大学,当时正在为DivaIP筹集资金,因此两人就此认识。最终吴忌寒没能帮助融资,但三年后詹克团加入了Bitmain。

吴忌寒在一篇博文中发现了比特币,一个想法始终在脑中回想。他说:“大家把比特币描述成是高风险的开源项目,比特币被设想为虚拟资金,可以由任何人控制,没有中央银行,也没有政府负责,这样的货币体系是可能的。

它不必是政府支持的,甚至不必得到黄金支持,“他说。

随后,吴忌寒清空了银行账户,全部购买了比特币。他说:“2011年初,我可以以一美元购买一个比特币。”

我在2011年用积攒一辈子的储蓄来购买比特币。大多数人认为这是有风险的或者是骗局。两年后,比特币爆发,从2013年初的大约20美元飙升到年底的900美元,在此过程中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吴忌寒意识到,他不仅可以通过交易比特币赚钱,而且可以将其商业化。当时矿工每10分钟可赚25比特币。

吴忌寒在2011年从他的比特币投资中收获第一桶金,但他需要一个芯片设计师。詹克团回忆道:“当时吴忌寒给我发了一些比特币的资料,我花了两个小时阅读维基百科上有关比特币的内容,我了解到这是一个机会,我决定立即加入”。

▍比特币定制芯片

詹克团的第一个任务是,设计一个可以最高效率运行SHA-256(用于比特币的加密计算)的ASIC。比特币矿业ASIC的发展使竞争加剧,也为比特币矿业提高了更强的处理能力。

△Bitmain在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矿山,比特币出土的地方。(Aurelien Foucault for Quartz)

吴忌寒说:“一开始对于詹克团来说非常困难。他常抱怨这是不可能的”,创造一个用于比特币的ASIC。

38岁的詹克团,以创纪录的速度最终完成了这项工作,从想法到完成产品只花了半年时间。时间至关重要,因为比特币价格波动很大,这意味着Bitmain可能会错过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从持续的比特币价格反弹中获利。

其他比特币玩家早已入场。

早期的ASIC制造商如ASICMiner和Butterfly Labs在2012年整合他们的资源,以创建第一代比特币ASIC。

2013年11月,詹克团创造的第一台采矿钻机Antminer S1上线,Bitmain正式开始经营业务。吴忌寒说:“2014年,我们业绩飞涨。事实上,比特币在2013年11月达到了近1200美元的历史高位,随后位于日本的全世界最大的交易中心Mt. Gox发生欺诈事件,之后比特币开始崩盘。

2014年底,这一系列事件使得Bitmain陷入困境。没有人愿意付昂贵的电费来挖掘一个价值下降的数字货币。价格下跌太快,整个业务计划都是在比特币价格高的时候出来的!”吴忌寒笑着说道。“所以当价格下降的时候,我们的比特币矿机的需求并不大,我们最艰难的时刻是在2014年底”。

▍比特币大崩溃

吴忌寒和詹克团相依为命。“这太难了”詹克团表示。“如果价格继续下降,Bitmain将会破产”。但到2015年,加密的货币似乎已经触底。越来越多的兴趣在于其背后的技术理念,即来自世界上一些最大的银行和金融机构的称为区块链分类技术。

同时,詹克团开始研究Bitmain采矿机的第五版Antminer S5,与S1相比削减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功耗。随着比特币的价格上涨,矿工们又回来了,把Antimer S5作为他们的首选。“那个芯片太棒了,”吴忌寒说。“它让我们的公司起死回生!”

据詹克团介绍,Bitmain的产品利润率为50%。

包含BM1384芯片的Antminer S5,扭转了Bitmain的命运。吴忌寒没有透露公司的收入,仅表示“处于非常好的财务状况下”,他表示现金流为正,而比特币矿机的市场份额超过70%,有效提供网络上所有处理能力的70%。

根据Bitmain新版深度学习芯片的负责人王军介绍说,公司每年都会销售数十万台安卓机器,矿机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吴忌寒告诉彭博社,鄂尔多斯的矿井每天产生约25万美元的收益,他计划在美国投资2亿美元新建矿山。

Bitmain表示,蚂蚁矿机(AntMiner)几乎没有竞争对手。由于芯片制造商必须依靠升级的比特币出售其商品,许多公司在2014年和2015年的价格下跌时,无法保证自负盈亏。

今天,Bitmain的头号竞争对手是,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的Bitfury,该公司制造自主芯片,并在东欧的格鲁吉亚扩大商业版图。它占有全球比特币哈希率的6%左右。

Bitmain在位于北京的高科技园区的四层建筑中有600名员工。公司正在装修隔壁的办公室,因为公司正在扩大团队。

公司里几乎没有任何人看起来比25岁大,Bitmain的通信经理Nishant Sharma表示,绝大多数员工对投资比特币没有个人兴趣,他们专注于自己负责的工作。

▍ASIC云:深度学习的未来?

随着比特币的涨价,Bitmain在隐形货币市场的未来似乎前景光明。但在人工智能竞赛中,它还是巨头脚下的一条小鱼。

为什么北京的比特币初创公司能够与Google,Nvidia和AMD竞争?

△Bitmain鄂尔多斯矿山中的Bitcoin采矿机架。(Aurelien Foucault for Quartz)

负责Bitmain AI深度学习芯片项目的王军在公司工作了两年。王军表示,这个专用芯片是在常见的深度学习算法上进行了优化,从而大大提高效率。

用户将能够在这些ASIC上,应用自己的数据集并建立自己的模型,从而使得神经网络产生结果,并以更快的速度从这些结果中学习。

这与Google的做法异曲同工,Google旗下的DeepMind,曾经使用自己的Tensor处理单元芯片,来训练其AlphaGo人工智能。

Bitmain计划将这些芯片出售给,任何想要训练神经网络的公司,这意味着可以带来大量收入。王军说,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科技公司是他的目标客户之一。

Bitmain可能最终建立自己的数据中心,其中包含数千个深度学习平台,并将计算能力出租给客户,就像它的比特币矿机一样。

作为曾任职百度和Google的老江湖,王军认为Bitmain在深度学习竞赛中处于领先地位,因为采矿技术从使用台式电脑的个人,到显卡到定制芯片都是演变而来的。

深度学习只是比特币行业裂变的缩影。那么ASIC的下一步呢?

王军自信的表示:“在比特币ASIC领域,谁是世界上最好的?Bitmain”。

业内专家表示,比特币矿机公司因其丰厚的利润,可能给世界各地如Google和NVIDIA这样的巨头带来强有力的竞争。

▍钱只是人类回应对方的方式

詹克团可能已经解决了Bitmain关于深度学习ASIC的所有问题,但他仍然有很多的想法。

他在短短几年,就推出了今年底市场上销售前列的Sophon。在2014年的比特币大跌回暖之后,他仍然受到企业竞争的困扰。

他开始阅读哲学小说。

大概在同一时间,他阅读了《三体》,读了以色列历史学家Yuval Noah Harari的《人类简史》。Harari认为,历史是具有团队、社会和文明属性的人。

QZ记者问詹克团:我记得Harari认为,钱是人类回击对手,几个世纪以来最强大的武器之一。

詹克团回答:“是的钱、国家、民主甚至公司,所有这些都是虚幻的,”

看完这本书后,我想他是对的。

来源:QZ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 ad
  • ad
  • ad
粉丝0 阅读 回复0
热门推荐
阅读排行榜
比特币之家官方②群
我们更懂你。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扫描微信二维码

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

kent@btc798.com

电邮:kent@btc798.com

Powered by 比特币之家! X3.1© 2001-2013 Comsenz Inc.( 豫ICP备130245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