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平台立场无关,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穿透稀有气体“比特币式”跳涨 警惕俄乌冲突下挤兑潮

区块链2022-04-02 16:57:201.22万

最新俄乌局势出现缓和迹象,但是全球产业的多米诺骨牌已经被推倒,产业格局难以复原。其中,元素周期表上原本属于惰性气体的稀有气体,成为地缘冲突下价格反应最为灵敏“活性气体”:不仅半导体技术依赖的氖气,出现“比特币”式跳涨,比2020年底最高涨幅数十倍,就连工业广泛应用的氦气也出现约三倍涨幅,相关涨价影响已经开始浮现。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中国稀有气体的涨价与乌克兰并不直接关联,供需存在错位的矛盾:中国的氖气从总量供给上已经实现自给自足,对外也并不依赖乌克兰进口;另一方面,中国高度依赖进口的氦气资源,但乌克兰并不产氦气。如果剔除国内推波助澜的炒作因素外,稀有气体涨价矛头,隐隐指向了俄乌冲突下,海外对能源的囤积力量。


贸易商提价保供


日前俄罗斯与乌克兰谈判出现进展,战火有望降温,统计显示,氖气等稀有气体品种价格有小幅回落,但依旧处于“高温”。


隆众资讯统计数据显示,氖气价格近两周出现小幅回落,但依旧处于高位:相比,2020年底氖气大约是300元/立方米,2022年2月24日俄乌开战后,中国氖气价格最高达到1.8万元-2万元/立方米,本周阶段性调整回落到1.2万元-1.5万元/立方米。


隆众资讯稀有气体行业分析师陈玉凯向记者表示,“氖气价格现阶段有所回落一方面原因是前阶段涨幅过度,加上前期囤积货物有一些短线抛售,成交价格在1.5万元-1.6万元/立方米,但价格尚未触及2015年2.5万元/立方米的历史高位。”


在半导体产业供应链中,乌克兰是国际上氖气重要供应国,而氖气正是半导体光刻气的重要成分,主要使用在DUV曝光环节,虽然在电子特气中用量占比小,但是影响的工艺和产品范围广泛。据集邦咨询统计,氖气覆盖的制程节点涵盖自8英寸晶圆180nm至12英寸晶圆1Xnm,产品涉及到自2020年起供货极为紧张的产品制程区间,以及NAND Flash等存储类型。


就氖气最新行情变动,凯美特气工作人员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氖气最近没有降价,还是高位运行,市场价大约1.6万元-2万元/立方米”。3月22日,凯美特气控股子公司岳阳凯美特电子特种稀有气体有限公司签署了高达4500万元的高纯氖气销售合同,但具体销售体量并未披露。


据记者了解,俄乌开战前中国氖气价格达到1600元-2100元/立方米左右,战事打响后,氖气迅速上涨,有厂商一度暂停对外报价,有的厂商对外报价也一度超过2万元/立方米,比去年低位最高上涨约50倍,出现“比特币”式疯狂。另外,有气体销售业务上市公司高管向记者表示,现在市场上连粗制氖气都供不应求;还有电子特气企业负责人曾向记者坦言,市场炒作氖气就像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炒作“口罩”一样。


随着战事推进,全球氖气断供危机警报已经正式拉响。报道显示,乌克兰的两家主要氖气供应商Ingas和Cryoin在3月上旬已经已停止运营。数据估算,上述两家供应全球约有45%至54%的半导体级氖气;去年全球用于芯片生产的氖气消费量达到约540吨。


就乌克兰停供氖气影响,华特气体最新表示,受俄乌危机影响,该公司光刻气的部分原材料采购受到一定的影响;近期,部分材料涨幅较大,公司会根据市场波动情况相应传导给下游。


对于半导体制造的终端客户而言,当前影响可控。自俄乌战争开战以来,光刻机巨头AMSL表示尽管乌克兰生产的氖气占其用量不到20%,而且正在努力寻找其他的氖气供应渠道。


记者从半导体制造厂商了解,当前大部分公司厂商库存充足。存储巨头SK海力士向记者表示,库存足够应对这次危机;粤芯半导体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公司的氦气氖气等特气供应主要来自国内厂商;这段时间供应稳定,供应链安全没什么问题。”


不过,对于稀少却昂贵的氖气供应,工业气体产业链已经开始做“最坏的准备”。消息显示,有氖气供应商已经要求所有半导体厂对6个月后的氖气产能供应要先付订金,担心俄乌战争持续,稀有气体供给出现短缺。对此,有工业气体销售行业工作人员也向记者确认了该消息,同时表示当前氖气市场国内存在“有价无市”的情况。


中国氖气供应反超乌克兰


国内氖气出现“有价无市”的背后,一方面是因为购买氖气多出于囤积性需求。另一方面,主要在于购买动力不在于国内,而在于海外。


金宏气体氦气与稀有气体事业部总监周斌峰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俄乌战争爆发后,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厂商加大了从中国半导体进口量,导致许多销售的库存都被清空,所以这波涨价主要是外销型客户为主;但如果缺乏外销渠道,国内氖气经销商会处于“有价无市”状态。


陈玉凯向记者表示,当前自日韩等国外半导体厂商已经完成第一阶段氖气采购,所以市场上氖气价位最新有所松动。


从宏观上来看,市场对氖气供给存在一定误读。广泛引用的数据是乌克兰产能占全球70%,但证券时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该数据已经严重滞后。


华特气体方面向记者表示,关于氖气以前官方统计的是乌克兰在全球占比70%,随着国内的大钢厂投入稀有气体的分离装置后,国内也有不少的量,但目前官方并未披露具体的数据。


据陈玉凯介绍,2021年氖气全球市场规模大约1亿美元,这是个很小众的市场。从目前隆众的数据来看,乌克兰在全球占比35%,最多45%;乌克兰氖气供应在全球占比70%是2014年前的数据,现在乌克兰的占比没有那么高。


近年来中国半导体行业持续增长,稀有气体产能持续扩张。多方数据显示,中国氖、氙、氪三种气体产能已经超过乌克兰产能。隆众资讯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乌克兰拥有氖气产能35万立方米/年,氙气1000-1200立方米/年,氪气1.1-1.2万立方米/年; 截至2021年,中国氖气产能为48.7万立方米/年,氙气产量为3373立方米/年,氪气产量达到33700立方米/年。另外,中国氖气等稀有气体还有向韩国、日本等地部分出口。


气体科技智库气体圈子总经理任路向记者表示,根据2022年1月的最新数据统计,乌克兰氖气在全球供应链应该供应占比约为在30%-35%,中国在全球的供应量占比是40%-45%,主要集中在武钢、邯钢、首钢和其他有大型空气分离公司手中。


“在不考虑价格的前提下,国内的供给总量和需求量都是安全的,不会受到战争太大影响。”任路表示,前述停产的乌克兰两家公司在欧美市场占比比较大,根据美国机构发布的数据,美国大约90%以上的高纯氖气都来自俄乌。


扩产面临时间对赌


中国在氖气上产能自足,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陈玉凯说:“中国是属于氖气输出国,如果情况恶化,挤兑风险也是存在的。”


韩国已经从国家层面开始行动。报道显示,韩国政府计划从4月开始,将半导体芯片制造过程中使用的氖、氙和氪三种稀有气体的进口关税降至零。韩国企划财政部部长洪南基表示,韩国对于这些产品高度依赖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据韩国工业和能源部的数据, 2021年韩国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氖气、氙气、氪气依存度分别为28%、49%、48%。


另外,日前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商务情报政策局长野原谕出席日本众议院经济产业委员会时,就关半导体制程所需的稀有气体情况表示,日本可以从俄罗斯和乌克兰之外国家调度获得,目前日企尚未受到特别影响,但会保持紧张、紧盯状况,努力确保稳定供给。


金宏气体氦气与稀有气体事业部总监周斌峰向记者表示,对于下游用户而言,大型半导体厂商通常都有6个月左右安全库存,所以短期氖气即便断供也并不会立即产商影响。


“现在一些国内厂商开始投资氖气生产设备,主要瞄准出口的高利润;如果6个月库存耗尽,国内半导体厂商届时也势必必须接受比现在更高的氖气价格。”周斌峰向记者表示。


不过,氖气扩产又将陷入一场“时间对赌”,即俄乌战争是否会持续到厂商氖气库存耗完殆尽。


陈玉凯向记者介绍,在俄乌战争爆发前,氖气是供过于求的。同时,扩产存在时间周期,氖气从立项到上量通常都需要起码1年以上时间,因为从气体分离、粗制、精制装置各个环节系列调试,需要起码两年时间。


结合过往历史来看,2014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后,国内氖气价格在2015年从400元/立方米最高涨到了2.5万元/立方米;但随着战争结束,氖气价格迅速回落。


“一旦俄乌战争短期内迅速结束后,氖气价格下跌的风险也很大,所以并不建议厂商短期内去上量。”陈玉凯介绍,氖气的一般保质期是3年,视气罐保密性可以再久一些;如果后续战争持续恶化,发生同行拆借是完全有可能的,但现在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随着工艺的改善,氖气在半导体的工艺上用量在逐步减少。


任路向记者表示,氖气主要作为用在光刻气的主要组分,主要用于半导体DUV设备上,同时也用于OLED的退火工艺。自2015年氖起价格暴涨,光刻机厂家就开始通过工艺改善(氖气回收利用),帮助半导体客户减少氖气使用。


“消失”的阿尔及利亚氦气


相比氖气,氦气在本轮稀有气体中的涨幅并不显著。根据气体产商和数据统计机构反馈,氦气在过年2月前后涨了三倍,从年初100元-200元/立方米,近期已经涨到500元-600元每立方米,而且氦气应用的范围更广,涉及电子、航空航天、医疗保健、金属加工等领域。更为重要的是,不同于氖气,中国的氦气基本完全依赖进口;2021年中国进口氦气3685吨,是最主要的稀有气体进口品种。


华特气体方面向记者介绍,氦气作为不可再生资源,通常以含氦0.4~2%的天然气作为原料,采用深冷分离法一次浓缩,采用吸附法等纯化提取,我国的天然气中氦气含量普遍很低,基本都在400PPM(百万分之一)以下,如直接从低含氦的天然气中单纯提氦,其工艺设备多,技术路线长,成本极高。中国目前还无法量产氦气,主依赖进口。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对氦资源此前估计,全球氦气资源总量约519亿立方米。其中,美国存有206亿立方米、卡塔尔存有101亿立方米、阿尔及利亚存有82亿立方米、俄罗斯存有68亿立方米,该四国资源量总和占全球总量的88%。此外,加拿大氦气资源量为20亿立方米、中国氦气资源量为11亿立方米,波兰和澳大利亚也有一定的氦气资源量。


但是乌克兰并不生产氦气,另外,俄罗斯的主要氦气工厂阿穆尔天然气加工厂在去年9月首套氦提纯液化装置投产,规划氦气产能6000万立方米/年,世界第一,但去年10月份,因发生起火事故,阿穆尔工厂停止运营。这意味着相比氖气,氦气的上涨与俄乌战争两个国家并无直接关系。


陈玉凯向记者表示,氦气3-4月市场受多重利好支撑,价格开启涨势。受美国极寒天气影响,美国BLM(美国土地管理局)计划从3月15日开始进行10-13天的停机,并在4月期间进行第二次停机。此外,卡塔尔氦气工厂将在3月底进行约2周的检修,卡塔尔的部分供应将从3月初到4月中旬暂时脱机。另外,目前中国进口氦气船期受货船减少及运费增加等因素左右,并不稳定,船期的延误导致国内部分企业货源呈现紧张局面。


根据气体圈子统计的数据,2021年中国从卡塔尔和美国斯进口氦气量超过全年进口量的90%,其中卡塔尔最多达到2936吨,其次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并不包括阿尔及利亚。但是有厂商向记者反映,阿尔及利亚的氦气供应紧张也影响了中国的氦气供应。


周斌峰向记者进一步解释,从海关数据看,中国氦气主要进口来自卡塔尔,其次是美国、俄罗斯,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很少,但阿尔及利亚的确是全球氦气重要的供应国之一。



“由于俄罗斯被制裁,欧盟开始加大向阿尔及利亚进口天然气,包括来不及提取氦气的天然气,导致阿尔及利亚在氦气供给总量上减少,进而影响了全球氦气供给。”周斌峰说,现在销往欧盟的天然气非常火爆,有天然气企业宁愿与亚洲客户违约专门向欧盟销售。


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占欧洲天然气需求约40%。受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加大对俄罗斯的能源制裁。有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之称的TTF基准荷兰天然气价格也大幅飙升:4月28日结算的天然气期货价格在3月7日飙升到222.98欧元,随后有所回落,4月1日最新报价约124欧元,年涨幅5.37倍;相比,同期结算的美国天然气价格年涨幅上涨1倍。


在对俄制裁背景下,3月8日,欧盟宣布计划在今年内将欧洲天然气进口减少2/3,并逐步在2030年前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具体将从其他国家增加50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进口。从报道来看,主要氦气出产国都纳入了欧盟天然气采购范围。


3月25日,欧盟成员国授权欧委会进行天然气集中采购,包括与卡塔尔、阿尔及利亚等在内的主要天然气供应国进行谈判,美国也计划在2022年底前向欧盟成员国供应至少15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甚至,俄罗斯的天然气也被欧盟“恐慌性”抢购。根据芬兰非政府组织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洲各国已向俄罗斯购买约168亿欧元能源,包括106亿欧元天然气,欧洲对俄天然气进口量不降反升,达到去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这场席卷全球能源挤兑潮中,中国氦气等稀有气体供应安全值得密切关注。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评论

  • 暂无评论

本文来源:证券时报

声明:所有在本站发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终编辑权。本站全部作品均系比特币之家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首页>金融>穿透稀有气体“比特币式”跳涨 警惕俄乌冲突下挤兑潮

最新快讯